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向若轩
写景散文的写作思维解析 2013/7/3 11:39:21

——以《石凳上》为例

哦,天哪!

    写景在文章里出现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以景物为主要写作对象,另一种是叙事文章中的环境描写。不同的写景方式,写作目的、写景特点、写景方式各不相同,但是上升到思维方式的高度,二者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这里想通过实例分析的方式,探讨一下写景的基本思维方式。

    因为不是名家之作,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所以先把我写的一篇小文字放在这里,以便作为举例分析的材料:

石凳上

    是谁在这里安放的一个石凳子呢?这里不是风景区,不是公园,也不是生活小区里的花园,这里不过是海边一座小山上的一条便道,走路的人用鞋底造成的,却在路边的一棵松树下安放着一条石凳子。

    坐到石凳上可以看见海。海边是一片碎石,好像是从山脚落下的,应该有些年头了,山被撕开的痕迹已经被野草覆盖,只剩这些碎石崭新地散落在海边,涨潮的时候海水可以冲刷上来,所以石头看上去是新的,可是棱角已经很钝了。海水浩瀚,即便天天看到,海也依然是博大的;但是这里的海水大多数情况下比较混浊,昏黄到浅黄,然后再一点一点过渡到浅蓝、深蓝和墨黛,而那泛着青黑色的远方,就和天相接了。——海天相接是一种想象,再清澈的海也是在地上,而阴沉到兜不住水的天也还是在天上。

    今天的天空是蓝的,初夏的海风还很凉爽,有几缕白云在远处静静地浮着。要不是不远处的小岛上开满了野杜鹃,让人仿佛坐在秋天里。——很多时候,秋天并非一个季节,而是一种感受。

“愁是离人心上秋吗?”这是我以前一个弟子的感叹。当时她的父亲生病住院,母亲长时间地陪伴在医院,这个小个子女孩儿一个人在异地求学,牵挂着父母,思念着家乡,就想到了“故垒萧萧芦荻秋”这样的诗句。一个孩子时常感受到秋意,内心的冷暖让人不忍细究。

    这个石凳上曾坐过什么人?我无法知晓。可能是一位沧桑的老人,傍晚时分静静地坐在这里看夕阳一点一点溶化到大海里。秋风微拂,满山的荒草枯叶轻轻摇晃,发出沙沙沙的轻响。海水也轻轻地漾着,不时掀起一垄白色的浪花,远处的渔舟淡淡地浮现在灰蒙蒙的暮霭中,像一幅氤氲的水墨画。多少往事在心头萦绕,年少时的欢笑,年轻时的轻狂,年长后的忙碌,如今也都在暮霭中的海面上沉浮。微叹:石凳凉了。

    也可能是一对情侣,在五月初夏一路采着野花走到这里,突然看到绿树掩映中的一角海滩,相拥而坐,喁喁地说着不着边际的傻话,未来的日子却那样鲜亮地随着海水、阳光而跳跃。也许正有一场离别等待着他们,但是年轻人的离别是那样的浪漫,简直就是重逢的起点。人只有到了一定年龄才害怕离别,就像树长到一定年龄那些根都已经盘结在一起,要分开就必须斩断。夜里刚刚落了一场小雨,树叶上到处闪着亮光,几只洁白的海鸟张开翅膀在海面上掠过。涨潮了。

    更多的时候,石凳上应该是空的,阳光从一端爬过另一端,月光又从另一端慢慢爬过来,冬天从石凳上一点一滴滑落,春天又从石凳下袅袅地升起……如今,石凳上已经满是岁月的苍苔,它在等着那对情侣归来,还是在回忆多年不见的老者?偶尔有蚂蚁从石凳上列队而过,偶尔有蝴蝶到石凳上小坐。人走了就走了,石凳不老。

    我的目光贪婪地将石凳反复擦拭。——如果我有一段闲散的时光多好啊,我就坐在这石凳上不走了,要把在这里坐过的人看到的风景一一看过。可是,即便有闲散的时光怕是也坐不了那么久,因为静坐更需要的是闲散的心情,是把古老的石凳焐热的温度。那就让给青苔、让给月色、让给西瓜虫或者缠绕的青藤吧。只有绵延的小路属于我。

    一、写景的意图

    写景的目的在于写人,不论写作者写了什么样的景,都是和文中人物、最终和作者的内心世界相关联的,都是在写作意图的支配下进行的。但是,懂得写景的作用与方法和不明了写景的意义,或者说自觉的写景与自发的写景,在写景时的心理、思维是不同的,写作的效果也有很大差异。而唤起学生写景的自觉,则是对写景写作思维进行解析的根本目的。

    “一切景语皆情语”,有什么样的情感要表达,就会对这种情感进行特定的“赋形”,古人说这叫“意在笔先”。从写作者的角度来看,主要是根据情感的表达需要营造不同的景物格调,包括景物的构成元素、色彩、明暗、动静、温度、声音、气味等等。

    《石凳上》是我在一段非常疲惫的工作过程中产生的渴望——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静静地休息一下,和天地、山海、花草、小鸟、小虫们说说话,让大自然的随性解除自己绷得太紧的心弦。这样的渴望应该如何来赋形呢?环境肯定要幽静,于是选择了一片可以看见海的小山坡,进入这样的情境可写的东西比较多,天上地下、海边山坡,任何一个景物都可以附着我想表达的情绪。坐在一块山石上也是可以休息的,但是主题不好开拓,因为任何一座山上都有石头,如果在一片并非风景区的山坡上安放一条人工的石凳,就有很多内涵可以引入文字了。这就是这篇小文字的缘起和赋形过程。想特别说明的一点是,在赋形时,选择什么景物、把景物写成什么样子,一定要考虑可以承载什么思想感情,不能为了写景而写景,也不能景物与思想感情不相匹配。

    二、写景的作用

    正如前面所说,写景的最终目的是写人,但在不同的文章、文段中,景物描写的具体作用却各不相同,因此,在文章展开时还必须明确景物描写的具体指向。一般说来,以写景为主的景物描写主要作用是借景抒情,而以叙事为主的环境描写作用有构置人物活动的背景、推动事件的发展、烘托人物的心理、营造特定的氛围等等。

    其实即使是以景物为主要写作对象的写景散文,也不可能没有人的出现,至少作者本人是在场的,从景物里解析出思想内涵,就是作者对景物的感受。从这个角度讲,景物又是作者感受的对象,是思想感情的出发点和归宿,是文章里的物质元素。

    《石凳上》的第一节是对地理环境的简单介绍。第二节是一次展开,表达两层意思:一层是写山的,被破坏的山体草木可以很快长好,看上去很新的石头其实正在失去棱角,希望承载的思想感情是山和石头都如此易变,何况人呢!另一层是写海的,写海的博大,写天之高远,海天相接其实是一种错觉,博大而又高远是人生很难达到的境界。后面几节的赋形意图留到其它地方再来分析。

    三、写景的思维路径

    景物应该如何来写呢?如果分析叙事的方法、写人的方法那是很容易的,但是写景不同,因为写什么不好确定,怎么写就无处落实。笼统地说,写景主要是确定景物中包含的元素,景物的形状、色彩、明暗、动静、温度、声音、气味等等,但这只是说了写什么,而不是怎么写。怎么写景只能从思维方式角度去分析,即应该如何加工、安排文章中的景物。

    第一是“入境”,即在写景的时候首先应进入某个场景。很多人讨论写景首先考虑写什么,而根据我的写作经验首先应该是“入境”,即进入到某个特定的情境中,比如海边、山坡、小巷、村庄、树林等等,这个情境必须是具体的而非概念上的,必须是自己熟悉的而非资料里看来的,因为只有具体的情境才可能为我们选择写作元素提供可能,只有熟悉的情境才可能让我们从众多的画面元素中找到与思想感情相适应的用以赋形的元素。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其实就是对写作情境的积累。很多作家经常要体验生活,除了发现生活中的现象、探索现象背后的因素、最终形成创作主题外,很大意义上就是在寻找创作的具体情境;而很多作家的作品以自己的家乡为写作场景也验证了“境”对于写作的意义。

    第二是写作元素的选择,即用哪些景物来构成文中的画面。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写作者想把读者带入一个什么样的情境中,也就是景物格调的确定,可以从季节、天气、时段、景物等角度去思考画面的形状、色彩、明暗、温度、气味、声音等具体构成画面的元素,并使这些元素的搭配能够把读者带入作者设计的情境中,感受情境中体现的写作情绪。二是写作者想借助情境创设传递的情绪、思考的内容,即作者通过语言描述的情境符合写作的意图。

    第三是画面对读者思维的激活程度,即通过什么方式强化读者对景物的感受。从写景方法角度看,进行景物描写主要应考虑以下几个方面:静景描写与动景描写、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景物的具体内容(如山水、花草、日月星辰等)。具体说来,一要按方位,由远及近、由上而下、由里到外等次序来描写,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并且要主次分明,详略得当。二要分清景物的类别,写出景物的光、色、声、味等,既要写静态,也要写动态,还要写出周围的环境气氛。三要仔细观察,不同的季节景物特征不同,如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早晚的变化。四可以采用先总后分的方法,即对描述的对象作一个概括的介绍,给读者一个总体印象,然后再分层进行具体的描述。五不要脱离具体的人和事,人、景、事三者交融一体来写,则更能使作文生色感人。总之,写景的作文中景色不是孤立的现象,下笔前要考虑到景物和景物之间的联系,考虑到景物和人、事的联系,描写景物时必须渗透着自己的情绪,因此,下笔前不但要考虑到总体布局,还要把一些具体的细节想周到,这样,作文写出来才能浑然一体,生动感人。

    从写景的思维方式来看,其实就是叠加与对比。叠加是对同质景物特征的反复强化,比如写绿,可以写树的绿、草的绿、水的绿、空气的绿等等;对比则是通过异质景物的对照来突出,同样是写绿,可以转而写红花、彩霞,从而让绿的特征更加鲜明。叠加和对比是从不同角度对读者联想与想象进行刺激,使之在阅读过程中根据语言刺激进入“二次创作”,构建并感受自己心中形成的画面和场景。

    第四是景与情的关系,即对景物与思想感情融合方式的思考。这是落实写作意图的关键所在,也是避免有景无情,使文章情、境合一的主要思维方式。归纳众多作品中景与情之间的关系,大致有以下几个思维方向可供参考:

    1.同一关系:即景与情的一致性,也就是通俗所说的“以乐景写乐情,以哀景写哀情”,落实到写作手法上就是烘托或者象征。

    2.对比关系:即景与情的反衬性,就是通俗所说的“以乐景写情哀,以哀景写乐情”,落实到写作手法上就是反衬或者情景对比。

    3.互生关系:即景与情的交互性,就是通俗所说的“即景生情”或者“景因情变”,落实到写作手法上就是情景交融。

    《石凳上》这篇小文字中,老人感受秋风、情侣耽于春光是同一关系,对眼前明丽凉爽的景物描写与秋的联想是对比关系,而对空空石凳上有哪些东西光顾的想象则属于情景互生。

    第五是描写语言的体验性。语言是写作的主要工具,是写作者思维过程和结果的记录,也是作品作用于读者的主要媒介,言语方式不同,产生的刺激与回应也不相同,文学语言除了要把文章的意思传递给读者,更重要的是要引起读者的共鸣,从而激发读者参与二次创作的热情,并在二次创作中深化对文章的理解,享受文章带来的独特体验,从而实现文章的传播价值和审美价值,所以说文章的语言对于主题的表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长期的作文教学实践中发现,很多学生在进行景物描写时喜欢用概念化语言而非体验式语言,因此给读者留下的只是一般性的信息而不能引起读者情绪、情感、思想的介入。所谓概念化语言就是指大众约定俗成的语句,比如“他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高兴”就是一个概念化语言,它只是传递了一种心情的类属,不能引发受众的体验;所谓体验式语言(有时我也称之为“感官化语言”)就是作者用以描述自己独特感受的语言,这种语言常常作用于人的感官,比如“他听到这个消息浑身的肌肉都在抖动”,“肌肉都在抖动”表达的是一种感受,读者会用心去体验这种生理反应。写景文章的语言必须生动形象,“生动形象”的语言就必须作用于读者的感官系统,而不能泛泛地传递一个意思,也就是说能够给读者深刻印象、让读者沉浸其中的文章,经常使用感官化的、陌生化的语言。

    鲁迅的《秋夜》开头一句话是“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直接说有两棵枣树不就完了吗?从意思上说是可以的,但是那就没有画面感了。“两棵枣树”传递的是一个信息,而“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则是个性化的表达,通过思维的变异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同时感受到语言的韵味。

    第六恰当地运用实写和虚写。我这里想说的实写和虚写不是写作学意义上的写作手法,而是如何处理眼前景物的思维方式。写景文章毫无疑问要立足于眼前景物,即可以实写的内容,但是如果只有实景而无虚景,文章便缺少了变化和悠远的韵味,因此用某些元素对实景进行“干扰”、通过想象对实景进行拓展,使文章虚实相生,是写景文章扩充内涵的一个很好的思路。

    《石凳上》中的石凳是眼前的实景,但是仅仅一条石凳能挖掘出多少有意思的内涵呢?为了使文章内容更丰富,我假设这里坐过一个老人、一对情侣,并通过他们把不同季节的景物引入文章,这是“干扰”;而从眼前空空的石凳上走过的阳光月光冬季春季、来此小坐的蚂蚁和蝴蝶,则是通过想象添加上去的,这样的虚化可以增加景物时间上的纵深感,还可以产生石凳本身无法体现的情趣,“人走了就走了,石凳不老”的感慨也就自然而然地从景物中浮出来了。

    单纯的写景文章不是很好写,中学生也很少写这类文章,但是在叙事文章中恰当地穿插景物描写可以使文章增添很多韵味,而不以景物为写作主体的环境描写的写作思维,与此大同小异,这里不再另作分析。

                                                       2013.6.5-9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王厚成
  • 开通:2011-1-14 15:04:49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来自:徐进霞 2012-8-15 9:07:10
文章写的不错!向您学习!
来自:pxh738 2012-3-3 19:51:53
来自:pxh738 2012-2-22 19:09:10
认识朋友三分有幸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