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万广磊的空间
生如夏树2010-1-7 17:28:17

 

下午,室内的阳光被揉碎了,宁静,盈盈如波。

窗外的树叶在空气中翻转,我埋在沙发里,随手打开电脑,看到一首外文诗。

这是英国女诗人艾丽斯-梅内尔(Alice Meynell)的诗句:

It is no longer a difference in degrees of maturity,

for all the trees have darkened to their final tone,

and stand in their differences of character and not of mere date.

Almost all the green is grave,

not sad and not dull.

(Alice Meynell, July)

在她看来,夏天里各种各样的树参差斑驳,深浅不一,却是各自的性情使然,把本来的颜色演绎到极限。这样的色泽与苍穹浑然一体,庄重却又和谐,像阳春繁花后的平淡,又如夕阳西下后的月色。

也许你就是这样的一棵树,远逸而去,在初夏到来之时。

尼干子曾经询问:比丘们为何常常生起无明烦恼?佛陀回答:“无明烦恼是正常的现象。就如有树必有树影;假如树身遭到砍伐,那么树影还在吗?”看来,烦恼就好比茂密的树叶,尽管繁盛蓊郁,只要拔除无明的树根,树干乃至叶片必然随之干枯消失。

记得顾城写过一首《树影》:

“你在窗外凝视着,

你有什么要说?”

……

“嗯,不问了,永远不问,

轻轻告诉我……”

是否你像窗外的梧桐,落上了风雨的痕迹和阳光的灼痛。

太美的事物就会过于脆弱,像筛在院里的满地斑驳碰着就碎。随便轻轻掬起一捧,就是案头游离若丝的茶香。在这个清幽的夜晚,琼花的香气在柔和的绿叶下格外清朗。

《沙恭达罗》里面有一首著名的诗:

“你无论走得多么远也不会走出我的心,正如黄昏时刻的树影拖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

喜欢回味树影下悠闲的时光,沉浸在若即若离的清醇之中,被她们拥抱、环绕,被她们熏染、淹没。但是,这一切会不会随着一个轻柔的身影,在车来车往的忙碌中慢慢的远去,消散在撒满阳光的另一个街头?

夏日渐热,你是否能够像经过生命砥砺的树木?而在这个夏天结束前,你会变得智慧而内敛,静静地遥想秋水长天?

这样,虽然少了些许直白,却更添几分禅意。

其实,另外一棵夏天的树,一直在你一转身就看到的地方。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万广磊
  • 开通:2010-1-7 17:17:04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