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万广磊的空间
扬州何园的何氏家训2010-1-7 17:34:06

〖何氏家规〗题解:何伦字宗道,号东山,明江山(今属浙江省)人,事亲至孝。相传一天晚上有小偷到他家偷东西,他发觉之后也没有声张,在小偷要把他家做饭用的锅偷走时,他这才说:“请你把锅留下,以便我明天早晨能做饭给母亲吃。”小偷很惭愧,就把所偷的东西都还给了他。又有记载说他居丧哀毁逾礼,忌日涕泣如初丧。可以称得上是旧时孝子的典型。

此篇凡分孝亲敬长之规、隆师亲友之规、待人接物之规、鞠育教养之规、读书写字之规、出处进退之规、节义勤俭之规、饮食服御之规、量度权衡之规、撑持门户之规、保守身家之规十一类,其下或又分为数条,包括了中国传统家训的基本内容。

《何氏家训》摘要解说

扬州何园主人望江何氏作为一个凭借几代人艰苦奋斗而显达起来的新贵家族,十分重视对家族成员道德操守的自律教育。刊刻在《何氏族谱》中的“家训”十一则,详尽规范了家族成员的修身处世、待人接物之道,不失为一部循循善诱的家庭教科书,凸显着一个封建家族的文化渊源、道德理想与生存智慧。事实上,何氏家族能够发达壮大,与中国近代李鸿章、孙家鼐等大家族联姻结盟;精英满门,出现了“祖孙翰林”、“兄弟博士”、“父女画家”、“姐弟院士”等代代有出息的儿孙,这与其奉行的一套严格完善的家教密不可分。

孝亲敬长之规

  ——今之人以能养为孝者何?盖缘不顾父母而私妻子,倒行逆施者众,彼善于此,故与之耳。殊不知孝之道,岂养之一事所能尽哉?要有深爱婉容,而承颜顺志,尊敬谨畏,而惟命是从1。稍有斯须欺慢违忤,或伤教败礼,取辱贻忧,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2。蓝田吕氏曰:“孝莫大乎顺亲3?”司马温公曰:“吾事亲无以逾于人,能不欺而已矣4。”其事君亦然。

  ——人家子弟,有父母兄长慈爱,又得教以诗书,授以生业,而能显亲扬名,以尽孝敬之道者,乃常分耳5。乌足言要在困苦艰难、流离颠沛之际,竭力尽心,周全委曲,消患弥变,特力独行,而不失其度者,方为孝敬?

《何氏家训》第一条为:孝敬亲长之规。这则规训说的要孝敬父母和怎样孝敬父母。孝敬父母,是做人的第一要义,是一切善行的源泉。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做好这件事。一个孝亲敬长的人,必家能够得到社会的敬重和帮助。怎样才叫孝敬父母?仅仅满足他们在物质生活上的需求、让父母吃好穿好,却不尊重父母的情感意愿、顶撞父母教诲,这样就不能算是孝敬;如果不能走正道,去干有违社会规则的坏事,哪怕是对父母再好,也仍然是大不孝。

  隆师亲友之规

  ——凡家素清约,自奉宜薄,然待师友,则不当薄也。切不可因已无成而不教子,又不可以家事匮乏而不从师。务要益加勉励,则所闻者尧舜周孔之道,所见者忠信敬让之行,渐摩既久,身日进于仁义而不知也。若为利欲所蔽,违弃师友,则与不善人处,所闻所见,无非欺诬作伪,汗漫邪***之事,身日陷于刑戮而亦不自知也6。言之痛心,各宜自省。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必须趣向正当,切磋琢磨,有益于已者,始可日相亲与。若乃邪僻卑污,与夫柔佞不情,拍肩执袂,相诱为非者,慎勿与之交接7。

  ——学问之功,与贤于已者处,常自以为不足,则日益;与不如已者处,常自以为有馀,则日损故取友不可以不谨也。惟谦虚者能得之。

《何氏家训》第二条为:隆师亲友之规。这则规训说的是如何尊师重教和择善交友。注重孩子的教育,最重要的是帮助孩子鉴别、选择老师和朋友,并教育孩子要尊敬老师,善待朋友。因为老师和朋友在一个人的成长道路中起着至为关键的作用。有好的老师教诲,不仅可以获得更多的课堂知识,而且能够领悟积极健康的人生道理;有好的朋友切磋交流,取长补短,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大有长进。与此相反,一个如果背弃了良师益友,就很容易和社会上的坏人搅到一起,接受不良事物的诱惑,不但学业无成,还会滑到堕落犯罪的邪路上。

  待人接物之规

  ——凡与宾客及尊卑长幼、君子小人相接,仪节固有不同,咸不外乎敬而已矣。若待尊长,必须言温而貌恭,情亲而意洽。尊长或不我爱,益加敬谨可也。待卑幼又在自敬。其身苟能尊严正大,肃矩整规,则为卑幼者修饰畏慎之不暇,孰得而上犯之耶?一或琐碎亵狎,便无忌惮矣。待君子之敬根于心,百凡相见往来,交际之礼,俱宜从厚,其敬始伸,稍薄则为慢矣。待小人则不然。外若敬而内则疏,包容退让,宁受亏—分,使之自满自愧,于我亦无所损。若与之争竞较量,一旦弃绝,或发其阴私,斥其过恶,彼必终身怀忿,不至中伤而不止耳。此乃一生所验之良方,以为后人应世之药石8。

  ——凡客至家,长或宗子出迎,久不相见者则拜9。或留饭,家长宗子奉陪。如系子弟中之旧师友,新姻眷,止是此子弟同陪,其馀不必见也。留饭之意,既得尽话,又得尽欢,且能尽敬,况路遥者,不使受馁而还。馔贵快便精洁,不贵多品庶10。亲近教益,常可往来。若一丰厚,后来难继也。

《何氏家训》第三条为:待人接物之规。这则规训强调了家族成员如何待人接物的礼仪。在中国这个极重人际关系的礼仪之邦,待人接物更是一个大家族成员的必修课。这里重点强调与阐述了“诚敬待人”的原则和道理。诚敬待尊长、长者,是本分;诚敬待晚辈,是自重;诚敬待君子,是真心实意;诚敬待小人,是少惹麻烦。

   鞠育教养之规

  ——古有胎教,凡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跛,不食邪味,领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邪色,耳不听***声,此道也11。今之妇人乌得而知之,夫当预与之言。

  ——凡产子,须是为母者自哺,不可委之乳母。吾尝见人家用乳母者,雇值服食,稍不如愿,反令其子寒暖失时,饥饱无节,或跌扑惊伤,隐蔽不言,致疾莫知所自12。且乳母中,端洁者寡,常生意外之虞,不可不谨。

  ——子女初生,三朝满月,慎勿置酒张筵,多害生命13。惟斋沐更衣,具酒果,抱子告祠堂14。其世俗催生送羹之礼,糜费无益,概宜谢绝。

  ——古礼,名子不以日月,不以国,不以隐疾,不以山川,亦不可与古先圣同名。但只名以理学之字,使之顾名思义可也。

《何氏家训》第四条为:鞠育教养之规。这则规训是对家庭生养哺育孩子做出的要求。女人怀孕后要注重胎教,规范自己的举止行为;孩子生下来后,由母亲亲自哺乳更为健康、安全;孩子诞生庆典不必按照世俗做法大张旗鼓地铺排浪费,给孩子取名应该在不违反常规的前提下具有意义。

  读书写字之规

  ——欲知子弟读书之成否,不必观其气质,亦不必观其才华,先要观其敬与不敬,则一生之事业,概可见矣。凡开蒙之后,能渐渐收敛,一惟师教之是从,亲言之是听;敬重经书,爱惜纸笔,洁净几案,整肃身心;开卷如亲对圣贤,熟读精思,沉潜玩索,反来就自己身上体认,眠存梦绎,念念不忘,如婴儿之恋慈母,饥渴之慕饮食,无一刻之敢离,无一时之敢怠;但遇紧要辞语,留意佩服,即思此一句,可以用在某处,我当谨守此行,此一句正中我之病根,我当即为拔去,不使蔓延滋长。如此为学,虽愚必明。纵不能尽忠于朝廷,亦可以尽孝于父母;纵不能建功业于天下,亦可以自善乎一身。若乃不庄不敬,卤莽忽略,未学先能,未讲先厌;或讲读之际,目视他所,手弄他物,心想他事;于书读其前则污其后,读其后则毁其前或自恃聪明,不肯用力;或专务外驰,不肯内究。如此为学,白首无成,虽成必败。居官则坏国家之事,处已则无保身之谋。所以古之圣贤,教人先在洒扫应对时着力,引诱提撕,倦倦以持敬为本15。

  ——读书以百遍为度,务要反复熟嚼,方始味出。使其言皆若出于吾之口,使其意皆若出于吾之心,融会贯通,然后为得。如未精熟,再加百遍可也。仍要时时温习,若功夫未到,先自背诵,含糊强记,终是认字不真,见理不透,徒敝精神,无益学问。

  ——学问之功,全在讲贯16。而讲书之要,必须讲后自己细看,着意研究,潜思默究,逐句绎,逐章理会,方才得其旨趣。略有疑惑,即为质问,不可草草揭过。俟一本通贯后,仍听先生摘其难者而挑问之,或不能答,即又思之,思之不通,然后复讲。真境一开,如得时雨无化,后来作文,随意运用信手发挥,自然成章,无再窒碍。若泛泛而讲,泛泛而听,原不留心佩记,徒费唇舌,不入肺腑,今日讲过,明日忘之,此章未达,又讲别章,今年未明,复待来岁,虽讲至百年,诚何益也?

  ——凡写字务要庄重,端楷有骨格,有锋芒,有棱角,不得潦草歪邪,微眇软弱17。古人云: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矣。吾以为用笔固在心正,又在于活。手活则笔势奇妙,如走龙蛇,否则若胶柱鼓瑟,而剔画不开也18。是以小儿初学字时先要教其执笔圆活,如写小字,止令手提运笔,而手腕不动也则无鲁鱼亥豕之弊,既要快捷,又要不差19。此乃日用常行,第一急切之务。况考试之日,苟或字之不佳,涂注粗拙,纵是锦绣文章,亦不动观览矣。岂可谓字不要紧而不习也?

《何氏家训》第五条为:读书写字之规。何氏是由科举及第而走向发达的家族,尤其重视对子弟的教育。本则规训是全部家训中篇幅最长的一则,用一千多字详尽论述了读书治学之道。内容可以概括成为读书治学三部曲:判断一个孩子读书学习能不能有成,不看他的气质,也不看他的才华,首先要看他是不是“敬”,就是能不能从主观态度上崇尚学识、热爱学问,想学要学;其次要看他能不能“习”,就是有没有做到读书以百遍为度,将所学的内容反复咀嚼,烂熟于心;再次是看他会不会“思”,不但潜思默究参明义理,还要反复叩问融会贯通。经过这样一个反复实践的化合过程,才能把知识学问变成自己的东西。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规训的最后还提出了与孔孟倡导的“学而优则仕”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正统儒家思想不同的主张,要求家族中的每个人都做到实事求是、量力而行,能读书的安心读书,不一定非要做了官才有出息;不能读书的就安心生理,不一定非要读书才算有见识。

  出处进退之规

  ——人生天地间,智愚贤不肖,固有不齐,或出或处,或进或退,要当皆以古人为鉴,斯无咎矣。昔伊尹、傅说、吕望、孔明之处也,一耕于有莘之野,一佣于版筑之间,一垂钓渭滨,一高卧南阳20。此四公者,不出则寥寥无闻,一出则立业建功,以安天下。向非天子梦卜求而用之,终于农工渔隐之流而已,何尝急急自出,抑何尝以农工渔隐之事为卑鄙而不为也?今人知出而不知处,知进而不知退。凡读书不遂,即鄙农工商贾之事,而不屑为,所以有济世之才,而无资生之策者,多矣。如张齐贤以布衣而条当世之务,艺祖留之以相太宗;范仲淹以秀才而怀天下之忧,君子称之为分内事2l。今初学之士,就欲妄事,希觊干求,岂二公之俦耶?又留侯、疏广,功成身退,知止知足,成万世之美名22。今之既明且哲,以保其身者几人?吾人能知此四事,于所行所止之间,审已量时,见几而作,则庶几免夫失身之患。

《何氏家训》第六条为:出处进退之规。本则规训援引历史上众多名人事例,阐述出处进退的思想,告诫族人要以历史人物为镜子,就不会犯错误。人生在世,谁不希望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但一个能否实现雄图大志、博取功名利禄,并非全凭个人才干,还要有机遇和条件,强求不成,还会适得其反。有些人读了书,就以为自己了不起,千方百计地想做官,即使官没当上,也不安于平凡,结果徒有济世之才而无资生之策。历史上许多建功立业的人物,在他们还没得志的时候,就能够安居乐业,审时度势,当行则行,当止则止,所以进有所成兼济天下,退能避祸宗族平安。

  节义勤俭之规

  ——节义之人,乃天地正气所钟,光祖宗,荣亲族,莫大乎是。后世但有男子仗义而穷,妇人守节而苦,不能自存者,岂可不为之虑,而使之失所耶?合族俱当议处资给,以成其美,不可轻慢靳啬23。

  ——勤俭为成家之本,男妇各有所司。男子要以治生为急,于农工商贾之间,务执一业。精其器具,薄其利心,为长久之计。逐日所用,亦宜节省,量入而出,以适其宜,慎勿侈靡骄奢,博弈饮酒,宴安懒惰24。若人心一懒,百骸俱怠,日就荒***,而万事废矣。妇人夙兴夜寐,黾勉同心,执麻臬,治丝茧,织纤组川,以供衣服25。不事浮华,惟甘雅洁。凡有重务,弟兄妯娌,分任其劳。主妇日至厨房,料理检点,但有童仆撒泼五谷,秽污作践,暴殄天物者,量加惩戒26。至晚扃锁门户,贮水徙薪,逐处照管,仍谕各房,不许烘焙衣物。内外谨严,俱无怠忽。其上下衣食,分给有等,男女多者,传递惟均,不得各分彼此。嫁娶资妆,亦从简便。如此则衣食常盈,而先业不坠矣。

《何氏家训》第七条为:节义勤俭之规。本则规训分别从节义和勤俭两方面对家族成员做出要求。节义是一件耀祖光宗的事,家族中如果出现因为仗义守节而发生生存困难的男女,要当作全族的大事来进行议处,资助他们生活,使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成就美德。勤俭是成家之本,家庭中的男女成员虽然分工不同,但勤俭持家的原则是一致的。男人要把执业谋生作为当务之急,无论种地、做工还是经商,只要选择一行好好干就行。女人要勤勉节俭,检点料理好家庭中的一切细微人事。男戒骄奢,女戒浮华,同心勤俭持家,才能常保家道兴旺。

  饮食服御之规

  ——饮食服御,乃民生日用之不可缺者。近来僭侈无节,风俗日漓,盗起民穷,多由于此。岂草茅之说,所能挽回27?故历来古先圣贤之言,为标准。吾人当佩服,以成恬淡朴雅之风。

  ——古人饮食,每种各出少许,置之豆间之地,以祭先代,始为饮食之人,不忘本也。

  ——为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纯素;孤子当室,冠衣不纯采28。

  ——或问朱子曰:29饮食间,孰为天理?孰为人欲?曰: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入欲也。

  ——君子慎言语,节饮食,二者养德身之切要。

  ——有道之士,粗裘索带,而人不鄙之者,取其内而不取其外也。

  ——司马温公曰:吾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敝,以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矣。又曰:吾家待客,会数而礼勤,物薄而情厚。

  ——古人事亲,有以酒肉养志者,有以菽水承欢者,均不失为大孝30。

  ——茅容待客以草蔬,与之同饭,杀鸡为馔以供母,客知之,起拜而称贤31。

  ——范文正公虽贵,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而惟好施予32。晏平仲敝车羸马,而惠及三族33。

  ——范益谦曰:凡吃饮食,不可拣择去取34。

  ——汪信民曰:人常咬得菜根,则百事可做35。朱子曰:今人不能咬菜根,而至于违其本心者众矣,可不戒哉!

  ——柳公绰凡遇饥岁,诸子皆蔬食,学业未成者,不听食肉36。弟见兄未尝不束带,夫人常衣绢素,不用绫罗锦绣,每归觐,不剩金碧舆,只乘竹兜子37。常命粉苦参、黄连、熊胆,和为丸,赐诸子,每永夜习学含之,经资勤苦。所以在公卿间,最名有家法。

  ——君子以礼义为养心,则心广体胖,若恣食肥甘,则神昏气溃。妇女以布御寒,则坚苦其志,以香薰罗绮,则***荡其心。

《何氏家训》第八条为:饮食服御之规。本则规训对家族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做出要求。衣食住行是一个大家族生活的最基本内容,它不但直接体现着一个家族的经济状况,而且反映着家族成员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态度,在某种程度上,还将影响着家族的生存前景和命运。

  量度权衡之规

  ——人家之斗尺戥称,皆所以量多少,度长短,称物平施,而权轻重者也38。此固外物也,其实系乎人之一心。心正而公,则制之惟准,用之惟平,使贸易输敛之间,两无亏累,即为天理矣。若以私刻存心,专图利已,买人之物,则用小戥大称,卖物与人,则用小称大戥;或借人米谷,原以大斗量入,而以小斗偿还;取息于人,则以小斗放出,以大斗收回,即此就为人欲。殊不知轻重大小之间,所增几何,而所损大矣。盖幽暗之中,鬼神在焉,人可欺而心不可欺,心可欺而天不可欺。吾人为学,欲辨理欲,而下克己工夫者,先从此处用力,最为亲切。

《何氏家训》第九条为:量度权衡之规。本则规训是对家族对外交易活动中如何使用度量衡作出训诫。规训告诫族人在对外交易活动中要做到“不欺心”。也就是心存公正,严格自律,不可贪图小利,损人利已。修养品德就要从身边日常点滴小事做起。

  撑持门户之规

  ——大丈夫尚欲戮力王室,而自家门户,岂可不为撑持,而忍坐视其敝乎?盖人家之兴者,岂得常兴?而为者,亦岂常废?兴而不撑持即废矣,废而能撑持,何患不兴乎?兴废固由于天,而撑持之力,实在于人。人能知此意,克勤克俭,凡有废坠,一一修举,以保宗祀39。切不可推延畏缩,窃议旁观,以致唇亡齿寒,委靡不振,而反取人欺笑。虽然此其大略也,若夫光显之则,在经与书矣。

《何氏家训》第十条为:撑持门户之规。这则规训阐述强调了男人对于家族存续发展的责任。规训论述了家道兴废无常、兴废全凭人力的观点。强调男人不仅要尽服务国家建功立业的义务,还要承担起撑持门户、振兴家业的责任。家道兴废无常,但撑持经营在人。只要全族上下同心协力治家举业,宗族就能持久兴旺繁荣发达。

  保守自家之规

  ——保守身家之道无他焉:第一,不可奸骗人家妻女。第二,不可赌博宿娼。第三,不可拖欠包揽,谋领侵欺钱粮。第四,不可炼药烧丹,攘窃诓骗。第五,不可强横健讼,斗狠逞凶及打帮教唆,生事害人40。第六,不可交接无藉之徒,花哄游荡,不务本等生理,及纵容尼姑卖婆于内室往来41。第七,不可傲人慢物,好胜夸能,逆理乱伦,骄侈***佚。第八,不可为贪心所使,专行峻险之途,吾人能依得此诫,每日战战兢兢,循规蹈矩而行,则上不玷祖宗,辱父母,下不累妻子,害亲邻,明无人非,幽无鬼责,一家安乐,为何如哉!

《何氏家训》第十一条为:保守身家之规。这则规训为家族成员设定了全身保族的禁令。在一人犯事诛灭九族的封建社会,个人行为的后果直接关系到整个家族生死存亡的命运。有鉴于此,本则规训为族人定立了保守身家的八条禁律,苦苦告诫族中子孙“每日战战兢兢循规蹈矩”,切不可做出“玷祖宗、辱父母、累妻子、害亲朋”的事。何氏祖宗将八条禁律列入家谱中时刻对子孙进行常规的普法教育,警钟长鸣,对今天的我们不失为有益的提醒。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万广磊
  • 开通:2010-1-7 17:17:04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