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郭学萍的空间
灌 南 走 笔2010-1-20 14:17:45
我常常混淆我的现实生活和我编写的童话,这也正是我快乐,或者不快乐的理由。
那时
    自从2005年去盱眙河桥中心小学送教之后,我便和省民进的蔡主任熟识起来。虽然我们不是同一个党派,但在一起的合作还是颇为愉快的。
    记得2008的暑假还没有结束的时候,蔡主任就对我说:“郭学萍,什么时候把你的诗意带到连云港去?”当时以为只是一个玩笑话而已,并未放在心上,等到十月初他真的和我敲定时间,才把这件事重视起来。我问:“还有谁去?”他说:“数学特级教师王凌。”说真的,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几乎不假思索,立刻爽快地答应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总听身边的数学老师提起这个名字,虽然从未谋面,但总能听到别人对他课堂教学的评价。于是很天真地想,我何不利用这样一次机会听听王特的课呢?虽说隔行如隔山,但我依然相信,触类旁通,跳出语文学语文,也许会收获更多。
那人
    第一次接触王特,和江湖上传说的大相径庭。我说:“王老师啊,你好像并不像别人描述得那么古板、孤僻,我倒觉得你很平易,很容易亲近。”他便呵呵呵地笑起来,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非常真诚。他的视力不好,还有过敏性鼻炎,所以时不时听到他干咳两声,但这些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任何情绪,他依旧一路上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当然,这些还不是感动我的理由。最打动我的是,和他住在一个房间的蔡主任一大早告诉我们,王老师为了今天早晨的数学观摩课,居然前一天夜里备课备到了深夜一点多钟,早晨五点多钟又爬起来了。蔡主任以一个行外人的身份对此事作出如下评价:“我一直以为特级教师上课,随便上上就行了,不曾想还要花如此大的气力,真是精益求精啊!”我说:“王老师,我要向你学习。”他憨憨一笑,很认真地对我说一句:“千万不要学我,连我自己都觉得很累。”
    他的话让我很有同感,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活除了工作还剩下什么,似乎什么都没有了。面对工作的压力,只能迎头赶上,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能让我深感安慰的。我想王老师的内心也是如此,和我住在一个房间的盱眙同行说:“你看看王老师年纪轻轻头上那么多白发,一定是吃了很多辛苦。”
那课
    因为会务的安排,我们两人的课并开。这让我非常失望,王凌老师依旧呵呵一笑说:“郭学萍,我上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能找到小黑板,我就不会做PPT。我的目的就是让每一个老师看了我的课之后,回去就能照着做。”这话对我触动很大,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薛法根,他们两个人从外形上看都有些相似之处,比如,都是比较沉默的那一种;比如,都喜欢勾着背,好像被沉甸甸的思想压弯了腰似的。我想他们的课堂一定会有很多相似之处。
    当然,欣赏归欣赏,我却从来不会因为欣赏别人而改变自己的课堂。我的课堂依然烙上“诗意”的印记。也许是我的性格使然,只要一看到学生,我的整个心灵都活泼起来。如果把那些博大精深的课堂比作大海的话,我的课堂就是一条欢畅的小溪:清浅、诗意、快乐,自由。这也许正是孩子们喜欢我的理由。
    今天我要上课的是灌南北陈集中心小学的四年级学生,刚开始,孩子们还比较胆怯,他们的普通话夹杂着浓重的方言,让我听起来有些吃力。然而没过多久,他们就放松了。等到课进行到一半时,整个课堂接近沸腾状态,孩子们都非常开心,也非常投入。等到课的结束时,孩子们问我:“郭老师,你还会来吗?”
    我想至少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不可能再到灌南来了,但没有关系,我已经把“观察”和“想象”这两粒种子播进了孩子们的心田。我从不奢望每一粒种子都会生根、发芽,但我坚信,总有那么一颗、两颗,或者更多的种子,会在童年的春天,开出美丽的鲁冰花。
那点想法
    在和老师们对话互动的环节,我说:“功夫在诗外。” 每一节精彩课堂的背后,是教师丰厚的积淀,和长期实践经验的累积。不要指望一蹴而就,让我们一起,在和孩子共同的阅读中,不断地丰厚自己,丰厚我们的课堂。
    我的这些想法不仅缘于我对课外阅读的一贯坚持,还因为在灌南的两日,“阅读”这个词语总是频繁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第一次,是在灌南县某个教育局长名片背面印着“用阅读锻造教育的生命”。第二次,是在灌南北陈集中心小学看到的一副巨型宣传标语:“阅读滋养底气,思考带来灵气,实践带来名气。”作为一个远离城市的县城,一个偏远的乡村小学,能时时把阅读挂在心上,在意外的同时,也让我非常感动。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我在课前和孩子们交流了一下课外阅读情况,这里的孩子读过的课外书很有限,像曹文轩、黄蓓佳、杨红樱等当代一些著名的儿童文学家,他们很少知道。他们读过的童话还局限于安徒生和格林,像《夏洛的网》、《精灵鼠小弟》这类书的名字他们都没有听过,就连当下最热的《马燕日记》,他们也是那么陌生。当时我就想,像这样的送教活动固然很需要,如果能在送教的同时,再给孩子们带去一些课外书籍,那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啊!
    我们离开灌南时,大雾还没有散尽。这是我在这个深秋遇见的第一场大雾,汽车载着我们一行人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上颠簸,旷野平畴、远山近树都看不真切。窗外雨雾蒙蒙,心中有些微微的湿润。
    想念,是件折磨人的事情,可我仍旧乐此不疲。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郭学萍
  • 开通:2010-1-20 14:16:46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来自:1046706450 2011-8-23 21:06:33
在思考中不断成长,景仰!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