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吴举宏的空间
谈谈家长对教育的“能见度”2009-12-22 14:07:22

谈谈家长对教育的“能见度”

吴举宏

现在许多人谈教育,眼中常常噙着泪水,那种复杂的、不可言状的情绪就会在心底袅袅升起,其中以教师尤为甚。

教育的核心责任是对学生的引导、点化和润泽,在这个方面我希望这位家长不要把自己置于教育服务的中心,更不要产生一种错觉:“我(顾客)是上帝”,从而理直气壮地在教师面前“做起皇帝来”,自己懵懵懂懂地站错了位,还在责怪别人的无知无理。其实,家长和老师都是教育者,都承担着教育孩子的天职。从教育的核心责任来说,我更愿意和当年亲历活动的孩子们面对面,倾听他们的感触和印象,是对是错,是好是坏,由他们来评说。当我们评价一项教育活动时,犹如评价一段历史,如果不在历史的背景中寻觅教育活动背后的玄机和奥秘,而只是按照你的视角去“指点江山”,难免演绎现代“盲人摸象”的笑话和闹剧,你抓住了大象的尾巴,就一口断定大象和蛇是一家亲。当你用辛勤的汗水供养着子女,而有的孩子却在学校中顽劣成性、不思进取,那时你做何感想?当全家挣扎在贫困线上,希望孩子走出贫困,而他却沉湎于网吧不能自拔,那时你能无动于衷吗?当你满腔慈爱对着孩子反复叮咛,而孩子却厌烦地怒骂相向,那时你还会责怪教育的严格吗?任何一个有良知和责任的教师都会拍案而起,必须让孩子要明白,你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绝对不能对父母无理!如果一个人上不能孝敬父母、下不能养育子女、里不能护家、外不能卫国,你说他还是人吗?我们需要用近乎本能的亲情唤醒沉睡孩子心底的责任感,难道不应该吗?古人说:“易子而教”,就是提醒人们警惕过分溺爱孩子,不要对孩子的缺点和失德采取宽容。回忆起当年活动的场景以及活动后的一幕幕,至今还让我心潮澎湃,沉浸在孩子们的纯真和家长们的热情之中。当时我步出会场,一批家长跟随着来到办公室,紧握着我的手,用湿润的眼光盯着我,激动地说:“吴校长,我参加过无数次家长会,这次部分家长的会议留给我的印象和触动太深了!”会后连续数日,都接听到许多家长的电话,纷纷说孩子变了、懂事理了,一些学生也纷纷对我说;“谢谢老师的一声棒喝!”。也许“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贾宝玉”,但是绝对不能让林妹妹和焦大谈恋爱,这是大家所不能容忍的;一部经典巨著《红楼梦》,有人偏偏读出其中的“淫秽”,我们又该怎么办?大家对中日青少年那场“夏令营的较量”可能还记忆犹新,刚上路时,日本孩子的背包鼓鼓囊囊,装满了食品和野营的用具,而有些中国孩子的背包却几乎空空的,最多只背一点吃的。夏令营活动的徒步行程刚走一半,有的中国孩子便把水喝光、干粮吃光,只好靠别人的支援来支撑。运输车陷入泥坑,许多人上去推车,可是中国孩子中的“小干部”却站在一边喊加油!野炊时,又白又胖袖手等待的,几乎全是中国孩子,中国带队的教师实在看不下去:“你们不劳而获,好意思吃吗?”可这些中国孩子反应麻木!其实,麻木的是中国的一批家长,因为在诸如质疑教育的这位家长看来,你们教师这么这样批评孩子,这也太伤害孩子的自尊,而且怎么连吃都不满足!

现在医患纠纷、家校矛盾非常突出,当专业遭遇业余,你不得不承认,专业术语不敌乡野俚语,“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委屈令人窒息。科学的计算,严密的逻辑,理性的分析,常常被捕风捉影和断章取义甚或蛮不讲理搞得支离破碎,在他一连串的等号互换中,让你哭笑不得、啼笑皆非—— “烟头”就是“烟屁股”,所以“头=屁股”;“你是东西”和“你不是东西”具有一样的骂人效果,所以“是=不是”,如此等等。一些家长的指手画脚和教育的巨变、教师的专业化形成鲜明的对比。教师有时面对一些家长的责问,都不知从何说起:“我孩子小学时可是全班第一名呀,怎么到了你们学校就到数呢?”、“我儿子其他学科都是90分以上,唯独数学80分,这位数学老师水平太差,建议学校撤换数学老师!”、“我除了英语不懂,其他学科我都在辅导孩子,为什么孩子成绩还是没有进步?”更加令人痛心的是,一些家长把教师的解释固执地理解为一种辩解,不信任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那是一种从心底涌起的寒潮,一些家长对教育的茫然不知让很多教师感到教育的无助和无力。教育需要的是理解而不是曲解,需要的是谏言而不是流言,需要的善意而不是恶意。其实,教育不差指责,教育差的是理解。教育恐惧的是家长非友即敌的二元判断。卡夫卡说过:“人类有两大主罪,所有其他罪恶均从其中引出,那就是缺乏耐心和漫不经心。由于缺乏耐心,他们被逐出天堂;由于漫不经心,他们无法回去。”一个对孩子缺乏耐心或漫不经心的家长是不可能对其他人奉献爱心的,一个对父母缺乏耐心或漫不经心的孩子同样也是不可能对其他人奉献爱心的,而这一点已经被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解构后的结果所验证。教师遭遇70后家长和90后学生的围堵,一些家长的固执和冲动加剧了孩子的不良心向,教师们常常为找寻志同道合的家长而备受冷落和倍感孤独,他们常常觉得势单力薄、心力憔悴,因为他们为争取认同感耗费了太多的心力。学校一周精心设计的教育活动有时抵不上家长漫不经心流露出的一句话。爱因斯坦说:“他必须获得鲜明的辨别力,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道德上的善,否则——连同他的专业知识,就更像一只受过教育的狗,而不像一个和谐发展的人。”家长们总是将知识与成绩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对“美”与“善”则表现为漫不经心,常被认为这是“小节”而忽略。他们不能容忍孩子成绩的低下和名次的滑落,而对“美”“善”有缺陷但成绩优秀的孩子常常采取宽容、纵容甚或欣赏的态度。

家校之间的携手合作更多的是精神感应、精神援助,而非学术探讨,更不是专业提升。从愿景上来说,对孩子未来的期待和感召是一样的,家校合作理应成为真正的“战略伙伴关系”的典范,而非监督与被监督、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对生命真挚而细腻的眷顾,对人性诚恳而执著的追求,要求我们必须为孩子奉献一个完整而非残缺、真实而非虚构、协调而非对立的教育世界。只承认教育的独立价值,直接对孩子的当下和未来负责,这是教育安身立命的根基。教育要成全学生的生命,首先要成全教师的生命。没有教师的尊严,哪来学生的尊严?如果教师身心疲惫、精神恍惚、心理异常,又怎能保证学生的身心健康?学校需要宁静,教室需要静谧,不要让世俗偏见、传统陋习、时代喧嚣侵害教育的圣洁和宁静。让生命悄悄地拔节生长,春天不是鼓角声声催促来的,而是“随风潜入夜”。我这样来理解教育,并不是建议关起门来办学。相反,在提高家长对教育“能见度”的同时,教育自身一定要提高“可见度”。我们欢迎善良的提醒乃至批评,而不是毫无用处的争辩,更不是居心叵测的责难,教育需要社会批判性的思考、建设性的参与。

有人说,只有贵族才有爱情;又有人说,只有躺在床上,心灵才有自由。遗憾的是,教师不但不是贵族,而且躺在床上的时间也少得可怜。他们没有闲情逸趣装点自己的情感,就是躺在床上也只是争分夺秒地恢复体力。不论酷暑还是寒冬,凌晨太阳还未升起,校长和老师们就来到操场,和你的孩子一起早锻炼,请问那时你在做什么?深夜十二点多,校长和老师们还在校园中巡视,守护校园的安宁,请问那时你在想什么?教师中年轻的母亲不顾自己年幼孩子的啼哭,却把耐心和慈爱送给你的孩子,请问你做得到吗?三四十岁的男教师正当壮年,却早早地佝偻着腰背、两鬓花白,那时的你是何等风流倜傥、意气风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是年轻的女教师因忙碌而不修边幅、面色憔悴,那时的你却是面容姣好、脸色红润,不是吗?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生活,老师们要过一生、一辈子!要知道,教师也是人,也想过自己幸福悠闲的生活,可是他们没有。教师在社会生活中大多选择隐忍、低调、律己的生活方式,因而不知不觉地沦落为社会的弱势群体,这反而助长了许多反教育行为的气焰。体制的强制、规范的管制、社会的牵制,让教师们无所适从。做一个好人,有骨气就足够了,而做一个好教师却需要无比的勇气和天一般大的胸怀。教师一直生活在琐碎但却关键、细节但却持久的焦虑之中,他们往往具有三个显著特征:一是声音嘶哑,二是满脸倦容,三是目光忧郁。所以我建议家长们有空或没空抽空走进校园,去体验一下教师的日常生活,时间不用太久,只是一周、一个月。因此关爱教师和关爱学生同样重要,很难想像,一个不快乐的教师能够培养出一群快乐的学生。

现在对教育人人都不满意,专家批,家长骂,教师怨,学生恨。教育目前处于尴尬的境地,主要源于整个社会对功利急切地追逐。在社会和家长攫取的目光中最终连教育和孩子也未能幸免,教师陪同着孩子一同沦为功利化的工具,教师和学生一起成为受害者。人们把一切问题都诿过于教育,又把解决一切问题的责任推卸至教育,因而教育总是在批判声和号角声中战战兢兢地度日、小心翼翼地前行。只要你走进教育的纵深之地和教师的内心深处,你就会深刻体悟到教师深埋在心中的那种孤独无奈的惆怅。孩子的苦难引来一片同情声,却很少有人用怜爱的目光、温暖的情感关怀当下的教师群体,关注他们的生存状态。对生命的遗忘是教育最大的悲哀,对生命的漠视是教育最大的不幸,而对教师生命的遗忘和漠视则是大不幸的开始。一些家长和社会人士对教育毫无节制的贪求和非专业的责备,常常让教师颇感棘手和身心疲惫,教师们一方面不能毁坏人间最美好的亲情家园,另一方面又要坚守拯救孩子的公德良知。教师们常常迷茫,谁能拯救教育?谁能还教育一个伦理常纲?谁能实现教育基本意义的皈依?教师工作绝对不是万能的,教师也不能、也不可能承担无限的责任,可惜社会偏偏不这么认为,教育内部一些自以为是的观点又里外合一、沆瀣一气地加重了教师的责任和重压,比如“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教师”等等。这些偏执的豪言壮语,将无数教师的人生绑架在十字架上,经受“凤凰涅槃”的考验。哲学告诉我们,外因是事物变化的条件,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根本;新课程理念再次重申,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师是平等中的“首席”。这些浅显得近乎常识的道理,人人会说,却少有人信仰,更鲜有人做得到。

教育需要独立,教育需要站立,教育需要耸立,对人性中卑俗、愚昧的蔑视,对人性中淡定、博雅的敬畏,这是教育唯独不能轻言放弃的。教育不能被社会像牲口一样役使,就是要求教育“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社会也需要向奶农学习。有经验的奶农都知道,仅仅有上好的饲料还不行,当奶牛一边吃着鲜嫩的牧草,一边晃荡着尾巴“哞哞”地欢叫,那时产出的奶才品质上乘。巴西教育家保罗·弗雷勒被誉为“巴西教育改革中的格瓦拉”,他在《十封信——写给胆敢教书的人》中告诫我们,教育不能过于强调“服务社会”,而应倡导引领社会;在各种意识的迷雾中,教师的目光需要穿透力,直指真相和真理;那种要求教师酷似父母去溺爱孩子的观点,是一种可怕的思想陷阱,那会使教师对自身生命的存在产生错觉,从而将他们无休止地束缚在日常琐碎的工作之中,让他们麻木地奉献自己。我们不难看到,当今社会中试图绑架教师、驯服教师乃至奴役教师的不乏其人;幸喜的是,在世道艰难、师道艰辛中有两类家长还是给了教师们无比的力量和珍贵的慰藉:一是农村家长的那种质朴和对教师的信任,二是城市家长的那份学识和对教育准确的理解。信任会带来温情和鼓励,没有信任就没有真正的教育,教师对学生是如此,家长对教师亦为如此。面对家长们,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家长,你也是教育的一片天!”

愿以此文,与天下望子成龙(凤)的父母们共商教育计策!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吴举宏
  • 开通:2009-12-1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日志分类
来自:小鳗鱼 2013/5/31 15:15:40
吴老师,您好!我是一名一线的初中生物教师,我即将参加高级职称的评定,但是在论文的发表这方面比较欠缺,特别是不知道哪些省级刊物是可以在评职称时被认定的,比如《中学生物教学》的下半刊是否可认,另外,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可以了解到这方面的信息呢?感谢您的指点和解答!
来自:752917113 2010/6/19 8:13:15

吴老师:

我是陕西的一名生物教师,经常看到你的文章,很是敬佩。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今年我省高考理综32题如何分析紫、红、白三种基因型。试题如下:

 

32.(13)

       某种自花受分植物的花色分为白色、红色和紫色。现有4个纯含品种:1个紫色(紫)、1个红色(红)、2个白色(白甲和白乙)。用这4个品种做杂交实验,结果如下:

       实验1:紫×红,F1表现为紫,F2表现为3紫:1红;

       实验2:红×白甲,F1表现为紫,F2表现为9紫:3红:4白;

       实验3:白甲×白乙,F1表现为白,F2表现为白;

       上述实验结果,请回答:

       (1)上述花色遗传所遵循的遗传定律是                  

       (2)写出实验1(紫×红)的遗传图解(若花色由一对等位基因控制,用Aa表示,若由两对等位基因控制,用AaBb表示,以此类推)。遗传图解为

      (3)为了验证花色遗传的特点,可将实验2(红×白甲)得到的F2植株自交,单收获F2中紫花植株所结的种子,每株的所有种子单独种植在一起可得到一个株系,观察多个这样的株系,则理论上,在所有株系中有4/9的株系F3花色的表现型及其数量化为       

                        我的邮箱是:hsb7752344@163.com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