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麦田的守望者
三我理论我的麦克白2015/12/7 23:24:00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是一个整体,它包括三个部分:本我、自我、超我。本我——人格结构中最原始的部分,构成本我的成分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包括饥、渴、性等。本我之中的需求产生时,需要立即满足。因此支配本我的是快乐原则。自我——在现实生活中由本我和超我共同作用的结果。由本我产生的各种需求,因为受到超我的限制,不能在现实中立即满足,需要在现实中学习如何满足需求。最终的现实状态就是自我。因此,自我介于本我和超我之间,支配自我的是现实原则。超我——人格结构中居于管制地位的最高部分,构成超我的成分是社会道德规范、个体的良心、自我理想等。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分,支配超我的是完美原则。莎士比亚的悲剧中《麦克白》的人生路途就是在本我、自我、超我这样一个矛盾体系中不断演变发展的悲剧。
  历史的发展无非是个人实现自身价值的过程,而发展自我、扩张自我才是人生唯一的目的。综观麦克白一生的命运,他所走的实际上是一条为实现自我所经历的悲惨之路。他的性格发展的四个阶段——英雄、延宕、血腥和孤独的麦克白,是一条被野心吞噬的毁灭之路。努力表现自我、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是人类一切活动的动力,是麦克白追求自身价值的内驱动力。主人公麦克白的悲剧性命运——为追求自我而涉足血泊,实现自我之后,却又惊恐焦虑,感到危机重重,后来又为保存、保全自我继续挣扎,最终却无法逃脱失败与毁灭的厄运。
  麦克白对王位的追求实际上体现了他的本我。在麦克白的本我中蕴藏着原始的对权力地位的欲望。这种本我意识是麦克白生存和发展的心里基础和能量基础。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体系中,认为这种"本我"是追寻快乐的,是避免痛苦的,是无意识、无计划的。当麦克白为苏格兰王国立下卓越的功勋回国的路途中,他无意中听到三个女巫对他说的预言麦克白会被封为考特爵士,并且会当上伟大的苏格兰国王其实并不是女巫的话迫使他走上弑君的道路,而是女巫话就是麦克白灵魂深处本我的体现。而这种本我是无意识的,麦克白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女巫的话刚好与麦克白潜意识的本我不谋而合时,这种本我就成为一种强大的力量支撑着麦克白走上弑君之路。本我是非道德的,是本能和欲望的体现者,为人的整个心理活动提供能量,强烈地要求得到发泄的机会。本我遵循着唯乐原则工作,即追求快乐,逃避痛苦。麦克白为苏格兰立下了赫赫战功,他是一个骁勇善战、外遇强敌、内镇叛军的大英雄,他努力追求并力求证实自己的价值。一般说来,伟大人物的价值体现在荣誉、美德和地位三方面。荣誉和美德是人的内在价值所在,地位就是对于这些内在价值的确认和赞许,是一种不可缺少的表现形式。处于荣誉和美德顶峰的麦克白缺少的证实与之相称的崇高地位。这种对崇高地位的狂热追求即是他本我的欲望。
  自我在现实生活中由本我和超我共同作用的结果。由本我产生的各种需求,因为受到超我的限制,不能在现实中立即满足,需要在现实中学习如何满足需求。最终的现实状态就是自我。当麦克白强烈追求地位权力的时候,他也曾忧郁矛盾过。一方面由于本我的强烈愿望,他热衷于王权,本我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另一方面他受道德的约束,受封建教会伦理思想的制约,以罪恶的手段获得王位,实现个人价值的认可,这是他既想又怕的事,永远背负弑君的沉重十字架,永远失去人们及自己对自己的敬重,这又是他不愿意付出的代价,为此麦克白内心展开了激烈的矛盾冲突,既想实现自己的野心,又不想走犯罪的道路,这矛盾使他左右为难,他犹豫了。麦克白在这种本我与超我的矛盾中不断地进行思想斗争。在当时文艺复兴时期,新兴资产阶级强烈要求推翻封建统治,推翻维护教会的教会文学,建立自己的新思想、新文化。这一时期的主流是人文主义文学,人文主义以人为本,肯定人的价值,维护人的权利;提倡个性解放,个人幸福,认为人的一切原欲都是合理的,对权术、狡诈等手段给予肯定。麦克白身上体现更多的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的理想,对财富和个人幸福权利追求的肯定,对冒险精神的提倡。所以,在这种外界价值体系下,在女巫的蛊惑和妻子的怂恿下,麦克白心中的本我对王位的追求最终战胜了超我道德规范,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麦克白所选择的路就是追求自我,实现自我,最后在死亡中找到自我。他的悲剧也就是本我、自我、超我这三种力量相互作用,相互斗争的而失去平衡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麦克白经历了很多、遭遇了很多、结果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在得到自己想要的同时失去更多宝贵的东西。弗洛伊德这样论述自我难扮的角色:有一句格言告诫我们,一仆不能同时服侍两个主人,然而可怜的自我却处境更坏,它服侍着三个严厉的主人,而且要使它们的要求和需要相互协调。这些要求总是背道而驰并似乎常常互不相容,难怪自我经常不能完成任务。它的三位专制的主人是外部世界、超我和本我。弗洛伊德认为,在通常情况下,本我、自我和超我是处于协调和平衡状态的,从而保证了人格的正常发展,如果三者失调乃至破坏,就会产生神经病,危及人格的发展。由此看来,莎士比亚所塑造的麦克白便是这种人格发展失衡的结果。麦克白在努力最求自我、实现自我的过程中,本我在外界的刺激下战胜了超我,王冠的诱惑最终战胜了他的善良,走上弑君之路,实现了自我。可是,他并没有逃脱超我的自我谴责,在他的内心深处,仍然存在着道德的一面,他失去了睡眠,失去了内心的安定,常常精神分裂,独自饱受着超我的良心谴责。然而越是害怕,他越是想要巩固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地位,相信女巫的鬼话,最终走上死亡。
  在文艺复兴时代,麦克白的悲剧也是不可避免的。身处荣耀之巅的麦克白无法不觊觎王位,只有坐上与自己荣誉和美德相匹配的王位,他的人生价值才能得到真正的体现。一方面他内心的本我即执着地追求自我、表现自我、实现自我滋长内心的欲望;另一方面当时的人生价值狂暴的意志、血腥、大胆和坚毅,放荡不羁是资本主义原始时期的时代精神;凌驾于其他一切意志之上的绝对个人意志成为伊丽莎白时代的生活准则也是一股重要的力量。作为时代的产物,麦克白认为实现自我是他责无旁贷的事,狂妄的自我实现是生活准则,是英雄的气概,因此他选择的道路是不可避免的悲剧。
  人生的发展是从本我到自我,再到超我的过程。每个人的人生历程都必须经历这三个阶段,但是未必每个阶段都是完整的,"三部曲"的衔接可能也不会泾渭分明。麦克白的三部曲造成了他错误的悲剧。
  本我、自我、超我……三重枷锁令麦克白窒息而又无可奈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13770475810
  • 开通:2015/12/7 23:18:18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