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秋日私语
不甘寂寞的船(四)2010-6-12 20:34:56
 

 自从有人类开始,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相互征服就没有间断过,这一点全世界都一样,不分种族,不论丑俊。男人们骄傲而又愚蠢地以为他们可以征服女人,于是在女人们的面前极尽能事。有钱的便充分展示他们的财力,一掷千金,没钱的就展示他们除了钱之外所有的“优良品质”。但他们哪里知道,真正的征服者其实是那些坐在一边漫不经心地嗑着瓜子,心里有点高兴,有点不屑,又绝对不会让你看出来的女人们。
  眼镜三一瓶酒下肚,顿时眉飞色舞,冰凉的啤酒从里往外逼出了暑气。他用手摸着被啤酒撑开的肚皮,打了几个响嗝,和海子上船去了。
   
船上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海子又仔细地查了一遍。最后嘱咐大祥再去多买些鸡蛋和青菜。海子对伙食要求高,他从来都给船员吃最好的,他总说:“这一船没有外人,咱不能亏了自己。”
   大祥已经准备了半头猪,剁成块分装进袋子,放在冰仓里,青菜也已经准备了不少,用他的话说:够了。他是个精细的人,算着每一分钱过日子。往往在他准备好了食物之后,海子会再让他加一些,这样一个航次回来,才正好够吃。从这方面看,如果说把船比作是家的话,大祥是抠门的媳妇,海子则是当家的男人。男人喜欢丰富的物质生活以及隐藏在这生活后面的心理享受,这种享受充实着他,给他尊严与快感,也激励着他去创造更多的财富来满足这种享受。而女人则总是一丁一点地节省,只有让她们看着自己存下来的盈余她们才会睡得踏实,才有安全感。这种现象不仅仅是性别造成的,也是社会为了稳定的需要而在人类基因上进行的一项明确分工。
  海子在船上转了一圈,点了点头,用脚踢了踢船头放过血的鸡和猪头,对大家说:“把这些拿到英子那去,表哥再去买点鱼,今晚好好喝,利子就别喝了,你好开船。我得回家一趟,女人打电话说儿子又闯祸了。妈的,什么都随我。”说这话的时候,他咧嘴笑了,语气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得意。
  男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个男人可以大大咧咧,可以不去知道别人的感受,可以不爱自己的妻子,甚至可以和他的父亲格格不入,但有些人他是一定会爱的,比如他的母亲,比如他的儿子。他爱母亲是因为他在母亲柔软的子宫里做过十个月的房客,还有母亲同样柔软的乳房是他最孱弱的生命时光中最有保障的供给。他爱儿子则是因为那是他生命的延续,是他许多未竞梦想的希望。他会逼他去做这做那,而这个儿子最后往往又因此而成为叛逆者。这是个没人可以解释清楚的轮回。
   
海子的女人是他妈做主给找的,干瘦矮小像个小老太婆,结婚一个星期,海子都没碰过她,过了两年多,才给海子生了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她也母以子贵,说话也从此增加了不少份量,但她管不了海子,也挡不住他在外面有女人。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与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最初她也曾抗争过,也曾想要把海子变成她自己的珍藏。为此她哭过,闹过,也以上吊威胁过,但毕竟她可以用来做为武器的资本少之又少,当她知道自己越想得到的多就越可能会失去更多的时候,她接受了现实。安心地守着她的家,守着只有一部分属于他的海子和那个大部分属于她的儿子,过着心有不甘却衣食无忧的平静生活。

海子出海的时候会把卫导定偏一点,到了地方自己再纠正, 因此,从来也没人知道他要去的确切地点。他谁也不说,当地的渔民都说海子“毒”。
   今晚的海相对平静,微微的波,在满天的星光下轻柔地闪动,风吹过面颊,柔柔的,如同爱人软暖的手指在轻轻爱抚。躺在这样的星光下,是一种惬意的满足。一条鱼跃出海面,又啪地一声落入水中。海子转身趴在船舷边,看着船行带过的浪花,想着与英子的缠绵,都囔了句:回来再好好收拾你。随后进机仓拿了条毛巾被,半铺半盖,躺在甲板上想心事。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李明霞
  • 开通:2010-3-12 16:00:21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来自:好好先生 2011-4-2 11:30:15

与长城再追一次,超过他!

来自:好好先生 2010-6-13 16:28:30

谢谢李老师一直对我的鼓励!

来自:长城雄风 2010-5-25 20:57:14

衷心祝贺你的博客点击超过一千啊。

来自:平湖秋月 2010-5-20 10:01:53
     文章不错!
来自:海阔天空1 2010-5-13 16:05:15

哈哈^_^!!赶快追啊!!要不,又落后喽!呵呵……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