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秋日私语
不敢沉默的船 (五)2010-7-5 18:08:21
  

英子做饭的时候,利子他们就小赌了一把。大祥从不参与,他舍不得,输掉一分钱他也会心疼得半夜睡不着觉。这帮男人用扑克牌赌。两副牌,打的是那种“见牌”。每人一次摸两张,比一比谁的点大,点是九点半最大,对子比点大,一对王统吃三家,每家十块。然后王可以和每张牌配对,叫做“飞”。但如果你手里的牌是十点,叫“鳖十”。这“鳖十”专吃王的“飞”。每次下注五块,最高十块,轮流“下底”。“下底”就是放五块钱做底钱。如果手里的牌不好,可以不跟,这叫做“下水”。打见牌是斗智斗勇的活,讲究胆大心细且要记住已经下过了什么牌。

他们几个赌钱,利子最凶,下注也最狠,眼镜三精细,总是求稳,小马喜欢投机取巧,时有斩获,赢的最多的往往是铁牛,他不动声色,下注也漫不经心,让人莫测高深。有一次铁牛用手里的四点半一直下注,把另两家“水”了下去,最后吃了利子的”鳖十”,而利子直到最后一刻还以为铁牛手里的是“王飞对”呢。
   英子把饭做好的时候,铁牛已经收入了百多块了。英子走过来抽头,铁牛掏出一张二十的给她,英子抬手就扔回去:“我热了这半天给你们做饭,这是打发要饭的么?”
   铁牛看了英子一眼,还没说话,小马就麻利地从铁牛面前抽出一张五十的,一脸的坏笑说:“老三,钱是什么?是狗屁,你这么看重?”说着顺手把钱塞到英子手里:“打电话给表哥,看他到哪了?快七点半了,还不来?”
   来得快的钱去得也快,因为太容易得来的都不会太珍惜,赌资就更是如此,所以才会有“赌侠”一说。更何况小马拿的是铁牛的钱。钱不是他的,他不会心疼。而且有可能这钱就是他输的,他的钱没了,铁牛要那么多干吗?多不公平!
  慷别人之慨是最有意思的事情,小马得便宜了却还不忘卖乖,看了大家一眼说是吧各位?
  小马话音刚落,眼镜三看了他一眼,严肃着脸,怪声怪气地问:“钱是啥?狗屁?怪不得刚才你的钱一直用牙咬着呢,输了钱也不痛快,看来你很舍不得放狗屁哦。”
   铁牛看了眼镜三一眼,点了点头,没言语,利子和大祥都笑弯了。小马顺手端过半杯喝剩的啤酒,拽开眼镜三的短裤,倒了进去:“就你能出头,给你降降温。”
   这下连铁牛也忍不住笑了。眼镜三赶紧站起,边笑边抖着湿透的短裤:“怪不得今天手气不好,都被酒冲跑了。”
   英子看着眼镜三的狼狈样,笑的透不过气来,把桌腿旁边的啤酒瓶碰倒了一溜。
   快九点了大家才吃完饭,吃饭的时候海子给大家说了他这次的航海计划。因为都是熟手,计划都记在大家的脑子里,谁到哪个时候该干什么,出了什么情况要谁处理,有什么事该谁负责都要自己心里有数的。
  冰运到了,只两吨多一点,海了因此把送冰的小伙子大骂一通。大家回船上加冰的时候,海子关了门,拉上了窗帘。
  英子看了海子一眼,放下了手里的拖把,到小院里,打了桶水,拿了肥皂和毛巾看着海子脱衣服。海子把水兜头冲下,英子就过来给他擦肥皂,擦到紧要的地方时,英子拿手握住了海子的命根子,说:“又要一星期靠不着边了,要不我跟你去出海吧?”海子看了她一眼:“女人不能上船。”英子揉搓着海子说:“看它又硬了,就跟铁棒子一样,真不要脸。”海子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口气里带着邪腔说:“一会让你好看!”
  英子突然有了一股冲动,她放了手,在海了的屁股上使劲拧了一把,迅速地脱光了衣服。
  海子一把抱住了英子,用粘满了水和皂沫的身子在英子身上乱蹭,嘴里还说:“我也来给你打打香皂”。英子边笑边拍打着海子,嘴里骂他坏。海子一脸坏笑:“一会还有更坏的呢。”他边说边从井里打了桶水,一手搂住英子,一手举起桶,把水往两人头上冲下。冰凉的井水激得英子哇哇乱叫,海子哈哈地笑了,丢了桶,就把英子往屋里抱。英子蛇一样地缠着海子,一个劲地吻他。海子想把英子扔到床上,可英子就是不放手,海子顺势倒在床上,把英子压在了身底。
   英子的一声声呻吟刺激着海子,他卖力地运动着,英子勾着他的脖子,双腿绕在他的腰上,牙齿咬住他的嘴唇。海子痛并快乐着,他仿佛看见了英子心里燃着一片火苗,且越烧越旺,很快就熊熊一片了,他得意地笑了,同时加快了动作,没多会,英子在发出一声低嚎之后瘫成了一堆泥,从海子身上掉了下来。
  英子像是熟透的桃子,是这一方的小美人,开了间理发室,理发室开张的头两个月,小伙子们每天有事没事的都爱去,后来,海子把英子给睡了,就没人再打她的主意。

海子完事了,冰也上完了。他回到船上,坐在船头,燃一只烟,看着潮水从船边流过,因为是小汛,潮水涨得特别慢。他们只能坐着干等,不时的拍一下来喝血的蚊子。
  大祥凑了过来,海子递给他一只烟。大祥在他身边蹲下,磨磨叽叽地开口了:“表弟,你表侄今年上初中了,表
侄女也上小学,光学费我算了算得一千多。上次你表嫂她大有病我们花了两千多,家里也没什么钱了。
  大祥的家庭负担比较重,船上工资最高的是利子,然后是眼镜三,大祥三兄弟工资一样多,可私下里海子给钱最多的还是大祥。
  海子把烟头掐灭,猛地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卟地一声吹走了掌心拍扁的蚊子,转过脸对大祥说:“这次光上户(给船维修护理和准备航行用品叫上户)就花一万多,前两天一次性交了渔船税和保险费两万三,等这航次回来行不?”
   “行,我知道我已经超支了钱……”大祥满脸的感激,声音轻松了许多。
   海子打断了他:“别说那个了,都是自己家兄弟,好好干活就行了,钱挣多了大家都好受。”
   大祥点头嗯了一声,又说道:“我刚才看天气预报了,说外海有台风,可能在台湾登陆。”
   海子皱了皱眉:“那没事,下午我看天气很好,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再说,我们走不了那么远,到舟山以东就行了。”
  有台风海子是知道的,但他不能错过这一航次,一年中只有这么一个黄鱼汛,再者,台风还远着呢,让远方的人去担心吧。
   
哥俩正唠着,利子喊:“船起水了,前头撑篙!”
  小马铁牛举长篙过来,抽了跳板,把船点离了岸。利子调好了船头,冲机仓喊:“响车!”眼镜三应了一声,响了车。利子把行船灯打亮,左打了几把方向,挂上档,船轰鸣着向外海驶去。大祥拿起桶,打了桶水,开始刷船面。小马铁牛则张罗着收起船两侧用来的防碰撞的汽车轮胎。海子走到船尾,蹲在尾棹上,开始解大便。
   船很快就出了河口,海子打了桶水,冲干了身子,走到船头找个地方躺了下去。
  一颗流星划过,他赶紧“呸呸”地吐了几口唾沫。当地有个习俗,管流星叫”贼星”,谁要是看见贼星了,要立马吐几口唾沫,去去晦气。
   满天的星斗海子只认识大熊星座和小熊星座,因为小熊星座有颗北极星。在船上没装卫星导航以前,北极星是他们必须认识的。海子管它们叫大勺子和小勺子。另外他能叫上名的就只有牛
织女星了。有一次海子带儿子出海,夜里躺船上给儿子讲牛织女的故事,讲着讲着自己先睡着了,为此还经常被儿子笑话。
   海子正想着儿子,利子过来了:“船出外海了,卫导定在哪?”
   “东经126度,北纬31度,到了地方再微调一下。”

海子说的地方在舟山群岛以东还要好远的公海,几乎是在中国和日本的正中间了。

海子知道,每年到这个时节,那地方黄鱼成群,小的也在一斤左右,而现在黄鱼正肥,每斤要卖到二三十块。船跑到地点大约得用六十个小时,作业三天,然后再跑到上海港去要三十几个小时,如果一趟能搞到两吨的话,这一航次就能赚个十万八万的,下半年就好受了,如果鱼汛好,还可以赚更多呢。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李明霞
  • 开通:2010-3-12 16:00:21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来自:好好先生 2011-4-2 11:30:15

与长城再追一次,超过他!

来自:好好先生 2010-6-13 16:28:30

谢谢李老师一直对我的鼓励!

来自:长城雄风 2010-5-25 20:57:14

衷心祝贺你的博客点击超过一千啊。

来自:平湖秋月 2010-5-20 10:01:53
     文章不错!
来自:海阔天空1 2010-5-13 16:05:15

哈哈^_^!!赶快追啊!!要不,又落后喽!呵呵……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