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秋日私语
不甘沉默的船 (六)2010-7-5 18:12:33
 

 夏季的天亮得特别早,不到五点,太阳就跃出了海面。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把海子照醒了。海子揉揉眼睛,见船头蹲着一只肥大的海鸥。他趴在那儿没动,睡眼惺忪地看着它,那海鸥好肥,蹲在船头的铁锚上,船晃动的时候,它就摇摆着调整一下身体,活象是一个扭动着屁股的胖女人。
  胖女人无疑是不好看的,但胖海鸥却不难看,特别是在你把它当成一盘菜的时候。
  “要是抓住了可是一顿美餐呢”,海子想。他知道出海的人是不可以动海鸥的,老人们说海鸥是龙王的信使,动了它龙王爷会发怒,会给船带来灾难。这些话海子当然不信,但做为一名水手,他一直恪守着这些传统与信条。
  ‘那盘菜’不停地晃动着,越看越像是一只烧鸡,海子动心了!他觉得有个人或是什么别的东西在他心里撩拨他,刺激他,让他难受。就像一个淘气的孩子忍不住手痒想刺破一个气球一样,他悄悄地把手伸向了前边的一根短棒。
  摸着短棒的时候,海子弄出了点声音,海鸥回首看了他一眼,一展翅飞走了,还在船头留了一泡屎。
  海子眼睁睁地看着它飞走,心里说不出是遗憾还是欣慰,虽没吃到“烧鸡”,却因此也没破戒。他咳了一声,翻身坐起,揉了揉被甲板咯疼了的胳膊,冲海里吐了口唾沫,站起来,打了桶海水冲了冲海鸥留给他的纪念品,到驾驶室换利子去了。
   一上午的大太阳,天气特别好。到下午三点的时候,天空翻起了乌云,四周一片昏暗,接着,几声惊雷送来了满天满海的风雨。海浪一波高过一波,海子把船慢了下来,调整了一下船身的方向,避免与风浪侧行,船正面迎着风浪在海面上颠簸着。因为瘦长,他的船较别的船更耐风浪,但也更难驾驭,不能与风浪侧行。一个稍大一点的浪从船头漫上来,海子看着一只桶被浪打入了海里,骂了句娘。
  风雨在半小时后变大了,海子的心也开始焦燥起来,他拿起对讲机,调了一下频道,呼叫:“我是苏渔0478,我是海子,有没有人听到?有没有喘气的听到 ?”
  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流氓还没死啊?叫什么叫?”
  海子笑了:“我死了谁揍你?你在什么方位?”
  “我出口没多远,东经130不到,北纬四十不到。”
  “你就知道'不到',操你老婆的,家里怎么样?下雨了么?”
  “没下,大太阳呢,你呢?在哪?”。
  海子撇了一下嘴:“我快到济州岛了。”
  和海子通话的船老大叫红波,和海子一个村的,也是出海的高手,可总是逊海子一筹。
  红波知道海子什么意思,骂了句:“你被英子操晕了吧?快到韩国了还能用对讲机?你跑吧,跑死了不回来英子我接手了。”
  海子打了把方向,避过一个侧面打来的浪头。冷笑了一声:“就你?一分钟也撑不了的货,自己的女人都服侍不了,还想偷腥?小心她把你的家伙剪下来。”
   
红波也笑了:“那你就等着瞧吧,反正是我先进港,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给我剪下来。”
  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哄笑,显然在同一个频道的不止他们两个。男人们闲着的时候,女人是永久的话题。这些水手们粗俗惯了,没事就拿对方的老婆开玩笑,恶狠狠地挑女人们的隐私部位相互开骂,用着那些最下流的语言,最“过瘾”的字眼。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闹着,不时有别人插嘴添油加醋。红波突然对海子说:“来小飞艇了,我得收网跑了,回家找英子去,你去死吧。”
  小飞艇就是渔政快艇,每天要出来辑查偷海的船,因为船小马力大,开得飞快,渔民们都叫它“小飞艇”。
  海子收了对讲机,从衣兜里摸出支烟,点着了深深地吸了一口,看着擦黑的天和望不到头的风雨,皱起了眉头,看来这雨还得等会才停呢。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李明霞
  • 开通:2010-3-12 16:00:21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来自:好好先生 2011-4-2 11:30:15

与长城再追一次,超过他!

来自:好好先生 2010-6-13 16:28:30

谢谢李老师一直对我的鼓励!

来自:长城雄风 2010-5-25 20:57:14

衷心祝贺你的博客点击超过一千啊。

来自:平湖秋月 2010-5-20 10:01:53
     文章不错!
来自:海阔天空1 2010-5-13 16:05:15

哈哈^_^!!赶快追啊!!要不,又落后喽!呵呵……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