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
张年亮的空间
杨筱春先生逝世周年祭2012-1-9 12:08:48
 

2011年1月2日,杨筱春先生逝世,至今已满一年矣!遗忘的救世主早已降临了吧?苟活者如我,在欢享尘世快乐的同时,却总怀着一丝恻然,不能忘记那一张鲜活微笑的面容……

2012年1月3日,我再次来到太仓市区僻静安详的南园路。这是杨筱春先生生前工作必经的地方,留下过先生太多的身影。南园路上的老太高已经搬迁,旧貌换新颜,现在成了崭新的太仓市第一中学。不变的是杨柳夹道的南园路,落叶满地,一路缤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也,杨柳依旧。时已数九深冬,绵延的杨柳树依然枝繁叶茂,只是于衰黄蓬乱中散发着几分肃穆和凝重。冷风过处,簌簌的落叶如丝丝的啜泣,也像轻轻的叹息。韦庄吟咏“无情最是台城柳”,感慨的是柳色无情;陆游哀叹“沈园柳老不吹绵”,伤感的物是人非;周作人愁怨“燕山柳色最凄迷”,苦恨的是家国沦丧……我在沉吟“南园柳叶竞翻飞”,悲伤的是一个朋友的离去吗?

还记得数年前的某一天,我正踯躅于南园路至大润发的路口,忽然有一个声音,高声唤我,然后便看见摇下车窗的先生的和蔼的笑脸,古道热肠的先生给路遇的朋友也能带来他乡遇故知的惊喜。为什么说再见,说着说着,忽然就成了永别呢?

活久了就会厌世,活累了便想轻生。

你教给了朋友更多的豁达和从容,傲慢与自尊,独立及自由……你的太高同事宣称:一个杨筱春倒下了,无数个杨筱春站了起来。你的沙高好友李建春和陆健新,在任职期满换届时,飘然辞去了教务主任和总务主任之职,回归教师本色,不染一丝俗气……悠游自在,宁作曳涂之龟,不作宗庙神器。

“9·11”事件,让无数的美国人意识到生命无常,催生了一夜情的疯狂蔓延;汶川地震,让无数中国人感悟到生命宝贵,淡泊了名利之心;日本海啸,又让无数日本主妇彻底告别了情人,倾心于丈夫与家庭……

人究竟为何而活?又将如何活着?死去的人已经含笑九泉,活着的人永将痛苦地思考,或是麻木地生存。

英国诗人托马斯?格雷在《墓畔哀歌》中写道:

 

            辞世的灵魂还依傍钟情的怀抱

            临闭的眼睛需要尽哀的珠泪

            即使坟冢里也有“自然”的呼号

            他们的旧火还将点燃我们的新灰

 

死,不过是一种前赴后继的游戏。生者给死者的慰藉和祭奠,只是“钟情的怀抱”和“尽哀的珠泪”,而死者的呼号和旧火终将召唤所有的生者同归。

“太高贴吧”里有一则留言最让我动容。

一位学生质疑你生前有一位情人,另一位学生马上跟帖说:

如果那个女的是我多好啊!

跟帖者无疑是一位女生,足以证明你的魅力已经穿越时空……

我与先生,本不相识。缘起于神交,情结于酒桌。生既非至交,死或可淡忘。之所以耿耿于怀,念念不忘,一半是因为先生与我朋友一场,待我不薄。一半是因为先生与我妻子师生一场,师徒情深。我私心仰慕先生铮铮傲骨,引为同类;慨叹先生惓惓爱心,愿意追崇。时光忽忽,不忍先生之英名,遽作空谷之绝响,于是在先生忌日周年之际,作小文以记之。

王国维先生英年遽殁,陈寅恪先生痛作碑文。我愿仿陈寅恪先生文体,为杨筱春先生刻碑:

    来世不可知也!先生之教学,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为人,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  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日月而永光。

呜呼哀哉,尚飨!

谨以此文为杨筱春先生逝世周年祭。

 

                                                     沙高怀幽阁 2011年1月3日

 

相关链接:《我所知道的杨筱春先生》

 

           《哭杨筱春先生》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如您已经登录,请刷新页面。
空间信息
张年亮
  • 开通:2010-3-20 10:19:00
  • 浏览:
  • 博文:
  • 图片:
  • 收藏:
  • 资源:
  • 视频:
  • 留言:
来自:张年亮 2011/12/12 13:43:16
王兄谬奖了!沧海一粟我也未必能有,我只是为五斗米教书罢了……
来自:王保爱 2011/12/9 19:58:23

李白才高八斗

您至少五斗

真江山辈有人才出啊!

来自:jiangsheng 2011/2/26 8:42:18
向您学习...
来自:张年亮 2011/2/21 17:09:21
俺住在长江的裤脚边,欢迎过访我的主博太仓教育博客网:http://1491.blog.tcedu.com.cn/
来自:好好先生 2010/6/25 12:44:12
呵呵,没关系。很高兴能以这样方式与你相交,期盼博友会相见。
  • 留下我的足迹
  • 最近访客